微信jiashangqulemei
 
 
 

翻译家王永年去世

发布时间:2012-07-25 08:36:57
 

 

  2007年在家中的王永年。 图片/《南方人物周刊》姜晓明

  21日凌晨三点,翻译家王永年先生在北京宣武医院走完了他85岁的人生之旅,记者从其女儿王绛处获悉,王永年追悼会将于25日上午9点在八宝山举行。

  一生勤奋,译作等身

  王绛称,父亲去世主要是因为患了肠梗阻,医生说也不能排除肠里面长肿瘤的可能性。父亲在住院之前已经骨折,身体不是很好,自己近八个月来一直在身边照顾他。在他生命的最后阶段,因为身体比较虚弱,没有留下什么遗言。

  王绛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。她说,父亲生前和《洛丽塔》译者、翻译家主万关系较好,主万先生生前,自己曾多次去他家拜访。在照顾父亲的这八个月里,父亲多次讲到自己的生平。他总是说,“你们要做一个正直的人,要好好做学问,要终身学习。”他以前在新华社上班的时候,也做一些文学的翻译工作,每天三四点钟就起来。他去世的时候就是凌晨三点。王绛觉得,他再也干不动了才去世的,他要休息了。他最后翻译的一本书是80岁以后直接从原文翻译的意大利作家艾柯的《洛阿娜女王的神秘火焰》,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出版。这本书翻译完了以后,他身体就更差了。

  王绛在微博上留言,“他走的那一天,天公呜咽,下了一场大雨。他一生勤奋,译作等身,留给世人丰富的精神遗产。”

  赵武平:他的翻译最可“信”

  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社长,出版人赵武平表示,该社正在编辑《洛阿娜女王的神秘火焰》一书,该书将争取今年底出版。

  赵武平称,王先生眼界较高,是传统的职业翻译人的代表。像我们说傅雷,就一定会想到巴尔扎克;说李健吾,就会想到《包法利夫人》;说到焦菊隐,就会想到左拉。他1947年从圣约翰大学毕业以后,在上海译文社的前身新文艺出版社做过短期的编辑,后来一直做翻译。不仅为新华社翻译了大量的新闻稿,对外国文学也有很高见解。所以,在上世纪80年代初,他就能翻译博尔赫斯的作品,而且,《博尔赫斯全集》中的大部分作品,都是他翻译的。这与他上世纪80年代做新华社驻墨西哥的记者有关系。他从拉美的学者、作家那里了解到,博尔赫斯深受推崇,因此他较早地知道了博尔赫斯在拉美文学中的地位。他另外还从意大利文翻译了《十日谈》,还翻译了聂鲁达、欧·亨利的作品。

  对于王永年译笔的特点,赵武平认为,“王先生的翻译没有匠气。他的汉语修养很高,翻译最明显的特点是准确、通俗,不会转文。这可能和他新闻记者的工作有关,他最注重的是‘信’,这也是我们请他重译《在路上》的主要原因。你风格再明显,如果没有准确为基础,就离原作比较远。”

  ■ 人物

  王永年 1927年出生,浙江定海人。1947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,精通英文、俄文、西班牙文、意大利文等多种外语,1959年起任新华社西班牙语译审,翻译新闻稿以精练、准确著称。工作之余翻译了多种世界文学名著,其中欧·亨利小说畅销多年。他又从意大利文翻译了文学巨著《十日谈》,是中国从原文翻译《十日谈》的第一人。他翻译了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全集的大部分篇章,诗文选集《巴比伦彩票》是公认的最传神、最精准的中译本。2006年,上海译文出版社邀请王永年翻译了凯鲁亚克《在路上》的原始版本。

  ■ 往事

  曾是张爱玲同学

  王永年18岁进入上海圣约翰大学,与张爱玲在一个班念过英文。据王永年回忆,张爱玲当时头发留得很长,长得比较清秀,很清高,一般的人都看不上。张爱玲穿着有两个耳朵的南方农村小孩穿的虎头鞋,很特别。王永年不记得和张爱玲说过话,觉得张看不起人,干嘛要和她说话。张爱玲有时候考试还不如他好。

     王永年是我们翻译行业的领军人物,他的去世对我们来说是一笔巨大的损失。北京翻译公司深刻悼念王永年同志,一路走好。

更多翻译咨询尽在366翻译社www.366translation.com

 

相关报道:王永年:伟大的翻译家